“夸夸群”火了 做夸人服务的店主日赚千元

“像‘迷人的声线’,‘男神范十足’这样的话,并不是基于‘夸夸店员’对客户有什么了解,而是一种‘泛泛而夸’”。

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王二平发现,“夸夸店员”的说辞已经形成了一种话术。“像‘迷人的声线’,‘男神范十足’这样的话,并不是基于‘夸夸店员’对客户有什么了解,而是一种‘泛泛而夸’。”


“夸夸群”火了 做夸人服务的店主日赚千元


“就是能把你夸上天的群。”一位店铺客服告诉新京报记者。近日,流传于高校的“夸夸群”火了。

新京报记者发现,在迅速占据高校市场的同时,电商平台也出现大量包含“夸人服务”的产品。“一单五分钟,可以选择夸你的人数,每人次5元,20元起拍。”某店铺客服表示。

据该店主张磊(化名)介绍,“夸人服务”上架未到一星期,便迅速带来了可观的利润,仅依靠此服务,张磊在3月15日一天的净利润便达1000元。有心理专家将“夸人服务”比喻成“精神搓澡”,认为此服务“合理但有限”。

“夸夸群”生出“夸人生意”

近日,“夸夸群”火遍各地高校。据新京报记者搜索发现,包括清华大学、上海大学、武汉大学、复旦大学、廊坊师范学院等,均建立了自己的夸夸群。西安交大的夸夸群,群成员已经达到了1000人的上限。

“当初是有一些同学,转发了一个二维码,发到了我们学校研究生的官方群里面。群里面主要是本校的学生,还有一些周边学校的小伙伴。大家主要是在群里互相夸,我夸别人别人也会夸夸我。我认为有这种群挺好的,也可以帮助大家多交一些好朋友。 ”武汉大学读研一的妍妍告诉新京报记者。

关于夸夸群的来源众说纷纭。一位就读复旦大学的张同学告诉新京报记者,复旦大学某夸夸群的一批种子用户,有可能是来自一个名为“哈哈群”的微信群。据介绍,在复旦哈哈群中,同学们只能发笑话或者附和的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,否则将被移出该群。压抑许久后,有位同学将夸夸群的二维码发到了哈哈群中,受到热烈欢迎。

“你是掉落人间的天使吗?”、“世间所有宝贝都不如你!”、“你是淘宝最大的宝贝!”新京报记者发现,在淘宝搜索关键词“夸夸群”后便会出现以上弹幕。

其中一家为“艾特恋人”的店铺共有15款商品,其中销量最多的便是“夸夸群在线夸人服务”,显示已售出141件。

“就是能把你夸上天的群。”该店铺客服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一单五分钟,可以选择夸你的人数,每人次5元,20元起拍,群名可定制。”

在支付20元之后,该店铺工作人员将记者拉入一个有四十余人的微信群中,该群名称为记者指定的名称。“我们会招一些‘夸夸店员’,‘夸夸店员’每接一单大概能拿到2.5元的酬劳,此外还会有管理人员和客服。”张磊直言。

此前,店主张磊主要是从事情感咨询方面的业务。“夸夸群”上线之后,迅速为张磊带来了可观的利润。据张磊透露,仅仅3月15日一天,此服务便为他带来了1000元的净利润。

谁在买夸人服务?

韩琴(化名)是一名女大学生。3月15日,她刚刚开始了她的“夸夸店员”生涯。

“开始的时候,是和闺蜜一起来体验,后来发现夸人本身就是一种乐趣,就留下来了。”韩琴告诉新京报记者。

有个客户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。“有个小姐姐进群后说她刚刚失恋,女孩子本身就比较脆弱嘛,就是真的很想抱抱她。”韩琴说,“其实很多时候,夸别人也是在鼓励自己。”

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王二平发现,“夸夸店员”的说辞已经形成了一种话术。“像‘迷人的声线’,‘男神范十足’这样的话,并不是基于‘夸夸店员’对客户有什么了解,而是一种‘泛泛而夸’。”

在王二平看来,这种“夸人服务”实际上是一种“精神搓澡”。“就好像搓澡师傅给你搓澡一样,只不过‘夸夸店员’是用语言帮你搓去泥垢。”

王二平认为这种纾解压力的方式“有效但是有限”。“这是一种合理的纾解压力的方式,但是如果让我第二次去,我不会进去,这种解压方式并没有什么针对性,我们其实可以选择其他更有效的解压方式。”王二平说。

新京报记者 李大伟 实习生 曹雯 编辑 王宇 校对 李立军

"“夸夸群”火了 做夸人服务的店主日赚千元"的相关文章